讲座
研修交流
经典活动
其他
讲座
研修交流
经典活动
其他
戏曲艺术的地域性与非遗保护观念
时 间6月7日(周日)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邹元江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和而不同
时 间6月6日(周六)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余雨阳
贵州师范学院副教授
儿童德行礼仪课
时 间5月31日(周日)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朱珠
国家高级礼仪培训师
读论语四法
时 间5月30日(周六)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蒋国保
苏州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华文化与生态文明论坛
时 间:7月10日、11日14:00—17:00(已结束)
报名电话:0851——3617687 0851——3613818
端午节专题文艺演出
时 间:6月2日(周一)13:30—16:30
报名时间:2014年5月27日——30日(上午:09:30—12:00 下午:13:00——16:30)
报名电话:0851——3617687 0851——3613818(单位、团体报名
包粽子体验活动
时 间:6月2日(周一)13:00—16:00
报名时间:2014年5月27日——30日(上午:09:30—12:00 下午:13:00——16:30)
报名电话:0851——3617687 0851——3613818(单位、团体报名)
道德经说什么
时 间:4月27日(周日)09:30——11:30
票 价:免费索票(已结束)
主讲人:何士光
二O一四"中华婚礼"新人征集
报名时间:2014年5月12日起—8月20日止
报名地点:贵阳孔学堂管理处社会发展科
外国理事成员考察参观贵阳孔学堂
时 间:2013年7月
活动意义:感受中国深厚文化底蕴
贵阳成人礼
时 间:5月4日(周日)09:50——11:00
活动地点:孔学堂礼仪广场
《贵阳市国学教育读本》吟诵培训班
时 间:4月12日(周六)09:50——11:00
活动地点:明伦堂

孔子展览馆开馆仪式
时 间:2014年7月10日
地 址:贵阳市花溪区董家堰贵阳孔学堂孔子展览馆

《孔学堂品牌价值研究发展规划》合作邀请函
报名时间:2014年5月31日至2014年6月6日
联系地址:贵阳市花溪区董家堰贵阳孔学堂管理处
贵阳成人礼
时 间:5月4日(周日)09:50——11:00
活动意义:孔学堂礼仪广场
情暖重阳·孝满筑城
时 间:013年9月中旬至10月下旬
活动意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承中华美德
戏曲艺术的地域性与非遗保护观念
时 间6月7日(周日)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邹元江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和而不同
时 间6月6日(周六)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余雨阳
贵州师范学院副教授
儿童德行礼仪课
时 间5月31日(周日)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朱珠
国家高级礼仪培训师
读论语四法
时 间5月30日(周六)09:30——11:30
票 价:网络报名
地 点:孔学堂 主讲人: 蒋国保
苏州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华文化与生态文明论坛
时 间:7月10日、11日14:00—17:00(已结束)
报名电话:0851——3617687 0851——3613818
端午节专题文艺演出
时 间:6月2日(周一)13:30—16:30
报名时间:2014年5月27日——30日(上午:09:30—12:00 下午:13:00——16:30)
报名电话:0851——3617687 0851——3613818(单位、团体报名
包粽子体验活动
时 间:6月2日(周一)13:00—16:00
报名时间:2014年5月27日——30日(上午:09:30—12:00 下午:13:00——16:30)
报名电话:0851——3617687 0851——3613818(单位、团体报名)
道德经说什么
时 间:4月27日(周日)09:30——11:30
票 价:免费索票(已结束)
主讲人:何士光
二O一四"中华婚礼"新人征集
报名时间:2014年5月12日起—8月20日止
报名地点:贵阳孔学堂管理处社会发展科
外国理事成员考察参观贵阳孔学堂
时 间:2013年7月
活动意义:感受中国深厚文化底蕴
贵阳成人礼
时 间:5月4日(周日)09:50——11:00
活动地点:孔学堂礼仪广场
《贵阳市国学教育读本》吟诵培训班
时 间:4月12日(周六)09:50——11:00
活动地点:明伦堂

孔子展览馆开馆仪式
时 间:2014年7月10日
地 址:贵阳市花溪区董家堰贵阳孔学堂孔子展览馆

《孔学堂品牌价值研究发展规划》合作邀请函
报名时间:2014年5月31日至2014年6月6日
联系地址:贵阳市花溪区董家堰贵阳孔学堂管理处
贵阳成人礼
时 间:5月4日(周日)09:50——11:00
活动意义:孔学堂礼仪广场
情暖重阳·孝满筑城
时 间:013年9月中旬至10月下旬
活动意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承中华美德
您当前的位置 :孔学堂网站 > 修国学 > 明伦国学 > 国学论著 正文
王财贵:读经“重归体制”是我的最高理想
2015-05-27 15:29  来源: 儒学资讯羊城晚报

  简介:王财贵教授于1949年4月10日出生,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曾师事隐者掌牧民先生、书法家王恺和先生,是牟宗三先生的入室弟子。历任小学、中学、大学教师,鹅湖月刊社主编、社长。现任国立台中师范学院语教系专任副教授、华山讲堂读经推广中心主任、华山书院院长、台湾汉学教育协会理事长、鹅湖月刊社编审委员、美国科技教育协会研究员。东海大学人文学系兼任讲师中央大学哲学研究所兼任副教授台中师范学院语教系兼任教授。全球儿童读经首倡者。配图2羊城晚报:作为全球读经运动的推广人,深圳读经村乃至全国很多私塾创办人都是你的追随者,“读经教育”的核心内容和理念是什么?

  王财贵:读经教育,主要是指儿童读经。经,即经典之意,是那些经历了数千年文明仍然得以传承下来的经典文本。当然在中西文明史的进程中,传承下来的经典量大、范围广,我们还要精挑细选。就中国人来说,我们主要读中国的经典,搭配着西方的经典。中国的经典,主要是四书五经,扩大一点,则为诸子百家,包括儒、释、道的重要典籍。再扩大一点,我们也会读读蒙学、古文、诗词歌赋、甚至中医的黄帝内经、伤寒论、药性赋、穴位歌、以及太极拳的拳经经论等等;西方的,我们也会诵读莎士比亚的诗集、剧本,圣经、柏拉图的哲学等经典。

  说到理念,我们就是想给孩子提供一种合乎人性的教育,什么是合乎人性的?我认为经典之所以是经典,不是任何人可以规定的,是因为它蕴藏了天地之心、修齐之道、治平之方、文学之美,那是人性的结晶,所以虽然历经了数千年,仍有它的传承价值。我认为儿童读经是合乎人性、合乎教育理念的,我有《读经教育的全程规划》和《读经教育的基本原理》的两篇演讲,把读经教育的观念,从理论到实务,交待得很清楚。说明在儿童满十三岁以前是记忆最好的时候,能充分利用这个记忆的黄金时期把经典背诵在心,当下即能增进他们的聪明,提升阅读和自学的能力,而将来定会开发他们的人性和智慧,成为一个具有中华民族灵魂有德有才的人。我要特别指出一点:读经固然不是“一切”,但读经在我看来可以作为一种基础的教育,一个孩子读几年经,背几本经,可以为一切学习打下基础。

  羊城晚报:像深圳这样的读经私塾或书院,据统计内陆有近3000家。有舆论认为提倡读经是复古,根本没有必要,你怎么看?内陆的民间读经教育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

  王财贵:读经私塾是不是有那么多家,我存疑。目前我所倡导的读经私塾,其教学内容与方法,虽然不纯然是复古,但确实有点像是古代的私塾。有些人总是喜欢贴标签,觉得一说到复古就是落伍、有害。其实对复古的嘲笑是从五四开始的,五四叫我们学习西方,尤其是近代的西方。他们不曾去想,西方近代化的转折点是十三到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复什么?就是复古,是复希腊古罗马的古。你既以西方人为师,为什么不学西方人复古呢?西方人复古你就称赞,中国人复古你就讥笑?现在,台湾和大陆的许多公共场所和学校,尤其是幼儿园每年到了十二月,就闹哄哄地准备过圣诞节,圣诞是西方宗教的节日,中国人学得煞有介事,纪念耶稣变成一种中国的时髦,请问耶稣不是古人吗?既然这样,那么为什么中国有人纪念孔子、提倡读经,就叫复古而可笑了呢?别人的都对,自己的都不对,这真的是在学习西方文化吗?我觉得莫名其妙。所以,不要去问复古对不对,而是要问复的是什么古?如果是千秋万世、历久弥新的古,像经典这种古书,像读经这种方法,现在失去了为什么不要复一复?不考虑经典是不是历久弥新的,不考虑诵读是不是合乎教育本质的,凡是古代的就反对,这样一竿子打翻,是不公平和是没有头脑的。现在的私塾,如果说它是复古,我要说复得好,就该复!至于将来的发展,一定是全民读经,包括体制内读经课程的恢复和体制外私塾的普及。让读经教育“重归体制”,让所有的孩子多多少少都能读到一些经典,是我的最高理想。在现代化的社会里,私塾,不管如何提倡,总是少数人的事,家长们是想好了,比较过了,才让孩子参加的,舆论不必太紧张。

  羊城晚报:既然你认为读经这么好,它在历史上为什么没落呢?对此你很惋惜?

  王财贵:近百年来读经的没落分好几波。第一波的没落,是因为清末废科举,本来废科举并不一定废读经,但有的人读经是功利的,是为了科举,所以废科举以后,读经的劲道稍稍隐没了。第二波的没落,是民国初建,蔡元培做第一任的教育总长,在民国元年的元月19日下令各级中小学校废止读经。满清末年虽然废止科举,成立新学堂,但是学堂里面还是有读经科,尤其在小学时期,读经课程几乎占一半,另外一半时间用来学习西方的科学知识,我认为这是相当公允的安排。但这种古今中西兼顾的设计,被一手推翻了,一面倒向现代倒向西方。第三波的破坏更严重,1919年由爱国的五四运动扩大到文化运动,以打倒中国文化为号召;而真正把中国文化彻底打倒的做法,是1920年国民政府采用胡适的建议,把小学的语文课全部改成白话文。本来民国初年以来,虽不读经也还读读古文,一直到白话文进入小学,把所有的文言文教育改掉了,中国人渐渐连读中国书(代表中华民族智慧的经史子集)的能力都没有,这才真正断绝了读经的传统。从此以后,中华传统文化被连根拔起。不过,虽然官方废止了读经读古文,民间还有少数的私塾,一息尚存,还是在教(读经)。到了民国20年代,国民政府又多次下令取缔私塾,这更是莫名其妙的举动。

  羊城晚报:在台湾,你曾是一名大学从教人员。是什么因缘让你从大学的教学、科研中走出来,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推动台湾地区乃至全球的读经教育?

  王财贵:一个体制内的教育工作者,居然倡导与体制大为冲突的教育理念,很多人都以为我受到什么刺激。其实不是这样,我是经过了长远的酝酿。四十多年前,我初中毕业后去读师专,看到古人的文章那么深刻、高超,而自己实在差太远,就想其中到底哪里出问题了?考察发现凡是在历史上有成就的人,五六岁读书一开始接触的都是经典,我称之为“有用的书”,但自己读的是什么书呢,我称之为“无用之书”。总结之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古人读有用之书,所以比较容易成为有用之人;我们读无用之书,所以往往成为无用之人。我读的是师范学校,对古今中外的教育理论多少有一些了解,而对自己受教育的历程又有这样遗憾的反省。从那时候起我就常常思考,延续了两千多年的读经教育传统为什么会没落?读经教育能不能在当今的教育理论中立足?渐渐地我愈发明白,不是读经要争取在当今的教育理论中立足,而是它应该永远立足在整个人类的教育史中。推广读经教育,我是经过长期研究和思考的,不是忽然突发奇想,不是为了独树一格,也不是我小时候读过经,现在来分享我的家学渊源。而是因为我跟大家一样,小时候没有读过经,所以现在我很后悔,也替整个民族后悔,我才要这么认真来推广读经。

  羊城晚报:深圳读经村已有十年发展,追溯内陆最早由社会开展的读经教育,也将近二十年。你如何评价内陆的读经教育,这会是一场读经运动吗?

  王财贵:“读经运动”——运动两个字不能随便喊。当然,我也不是想做一个什么运动。我只是认为读经在教育的理论上是教育的本然,在民族的传统上是民族的责任。它是个理性的回归,不是个驱赶民众的运动。不过,读经教育,不是国家体制,不是世界潮流,所以选择读经,完全是很个别的,别看深圳读经村,似乎很兴盛,其实,以人口的比例,全国读经的孩子不到万分之一。现在倒有所谓“国学热”,似乎很火,其实都是新闻效应而已。实际上你去学校里看,有多少人在教国学?纵使有许多学校推展《弟子规》,它跟读经类似,对学生对社会已经有相当好的影响,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经。所以要让我给大陆的读经推广打一个分数,成绩为二十分吧。

  羊城晚报:采访中看到目前确实有部分学生,选择离开私塾回归体制教育。回到体制他们面临着识字、其他常识教育等问题,也正在补课。有舆论认为这是读经造成的恶果,你怎么看?

  王财贵:这种看法我觉得很不公平,也很短视。我们的主张是“老师不教认字”,而不是“学生不会认字”。应该普遍调查一下,大部份的家长还认为私塾的孩子识字量超过一般水平呢。况且,至于“常识”问题,更不能只用体制的标准,将读经的孩子和体制内的孩子放到一起比较。我们应该看得长远一点,在十年之后或者二十之后,人们再回过头来看看,谁走得更远?我提倡读经教育,遵循的原则是“合乎人性,顺乎自然”,在儿童的懵懂时期和记忆最好的年龄段,他/她的主要任务是先把经典背诵下来记在心中,虽然不特别教认字,由于大量的文字接触,读经儿童自然会也能认字,并且由于语文程度的提高,渐渐喜欢阅读,默默中也渐渐理解那些经典的含义。所以,十三岁以前的读经阶段,识字并不是读经儿童的主要任务,认字是很自然,不需要太过费心的事。只要能自修,要学“常识”也不是难事。舆论拿“识字”和学校功课里的“常识”来比较,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我们要看孩子的综合学习能力和最终的结果。那些转身回归体制的读经儿童,刚开始换环境,肯定有一个过渡期和转换适应期,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如果他们要学习识字、功课,甚至数学、自然,总之,就是要应试,要考好成绩,是不困难的。他们已经拥有体制学生一生很难拥有的“满腹经纶”,而他们要追上几年落下的体制功课,会很快。这样公平地比较下来,高下立判,所以我们根本不担心像“识字”“常识”这种小问题。

  羊城晚报:就目前内陆的读经私塾和学堂,例如深圳读经村,既没有等来教育部门的合法认可,也没有被强制取缔关闭,身份一直很尴尬。你认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有出路吗?

  王财贵:得承认,这不是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期待立法认可。法规总有法规的局限性和滞后性,但我们希望法规尽量要与时俱进,国家能不能出台涉及民间教育的法规,让私塾教育有存在的空间?这是政府的事,相信我们开明的政府,会有开明的做法。事实上,我们并不反对义务教育,只是认为家长对于教育,有各自的追求,在多元的社会得承认有多元的价值观,我们不希望私塾(读经)教育一直在夹缝中生存。我们期待社会给予支持,让私塾发展得更安稳更健康。

责任编辑: 刘丽蓉
国学沙龙
孔学堂举行祭孔诞活动
  贵阳孔子学堂举行纪念孔子诞辰2564周...【详细
听“红楼人物趣谈”有感
  在周六阳光明媚的清晨,漫步在花溪湿...【详细
·博雅群《论语·公冶长第五》学记
·记录·朝拜孔子的老人们
·孔学堂举行祭孔诞2564周年活动
筑城培训
党员干部培训
教师学生培训
企业职工培训
妇女群众培训
窗口人员培训
广大市民培训
大社区
     中华文化研修园
     阳明大讲坛
     文化社区(中国区)
     文化社区(亚洲区)
     文化社区(欧洲区)
互动空间
        征文投稿
        网络调查
        微发布
        意见箱
关于孔学堂 投稿分享 留言建议 网站声明 学术刊物 视频中心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