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讲座报名
  • 最新活动
  • 电子微券
  • 精彩专题
  • 报名须知
[报名须知]

报名方式:
1.微信报名:用户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学堂”,或手动输入微信号:gyconfucianism,添加并关注“孔学堂”微信公众号,点击底部菜单“讲座报名”即可进入报名系统(适用于高校学生听课修学分及市民网络报名);
2.现场报名:市民可前往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推广部活动科进行现场报名【详细】

张厚璨:从心理学的视角来看阳明心学

2016-12-26 11:55 来源:孔学堂网

  编者按:2016年4月10日,孔学堂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研究院正式成立,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致贺词,副省长何立出席、致辞并为研究院揭牌。其间,召开了以“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问题”为题的高端理论研讨会,张厚璨等相关领域知名学者先后作了主旨发言,进一步就如何建设研究院、如何开展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问题研究、如何进行阳明学研究与贵州现实社会的切入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之后,本刊开设专栏,连续刊登了学者们在会上的精彩发言。

张厚璨

  专家简介:张厚璨,1927年4月生,河北南皮县人,晚清名臣张之洞嫡孙女。1948年毕业于辅仁大学心理系并留校任教,现任北京师范大学校务委员,心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身兼国务院参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心理学会常务理事、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考试研究会副会长和国际心理科学联盟(IUPsyS)副主席等多种重要职务。

  各位领导、各位学者,大家好。我是学心理学的,诸位学者多半都是哲学家、社会学家,说实在的,此前与大家基本不认识。再有,我跟大家讲,我今天来这儿也很突然,一周前,我刚刚回国,才知道有这么个活动,让我来参加,此前对于阳明心学,我也不太了解。所以,今天我本来是带着学习的态度来的。

  今天上午,听了省领导的发言,再就是参观孔学堂,我感受很深,也学习了不少。让我来讲,说实在的,我没有多少准备,因为我不太懂阳明心学,只是说心理学也参与了这个工作(指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问题研究——本刊编辑注),我觉得很有意义。我们研究阳明心学,如何让各个学科,包括心理学参与进来,是很值得探讨的,心理学参与这个工作,既能把心学研究得更好一点,使它能够对我们人民的修身养性、对提高人的品质和促进我们国家的和谐、富强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也能促进心理学的发展。

  中国的心理学,大家可能不太了解,有些同志也可能知道,从解放以后是挨批了几十年,而我是历次运动的一号批判对象,经受了许多年的批判。现在,心理学恢复了,我很高兴,因为心理学又能够作为一个学科发展起来,能够为社会服务,对我们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复兴起到好作用。

  但是心理学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讲什么?为什么挨批?心理学挨批,我今天有一个体会,很重要原因就是领导的意识。贵州省为什么能够把心学提到这么高,有这么好的场所,广邀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来研究这个问题,把这事发扬光大呢?我觉得跟书记、省长的眼光有关。我参观的时候就想,领导的境界非常重要,他看得远、看得高,能看到现在中国社会,我们这些人,我们的年轻一代在发展上缺了什么,那就是我们的心态是有毛病的,我们的社会心态还不够好,虽然国家经济方面发展很快,我们的各种研究也都做得很好,很多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但是我们的社会面貌、我们人民的道德水准实在是不高。

  我是常常跑国际的,我之前刚从美国回来,觉得尽管美国人好像都挺愉快,但每个人只想我能工作、收入很好、生活愉快就行了,小家庭很愉快就够了。而中国人不是这样,中国从来是讲到什么事都更广大一些,我们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每个人好像都胸怀很大,而现在我们又讲中华民族要复兴。那怎么做?现在去看看,中国人出去国外的太多了,在科研上,我们新的出去的学者都很棒,尤其在数理、科技方面,绝对比那些外国学生还高,我们很多学生在学校都考第一。但是糟糕的就是广大的民众,道德水准实在让我们觉得很丢面子,给国家丢人。年轻人还行,但年轻人只专心科技发展,也不注意每个人自身的身心修养。比如年轻人出去学点科技,回来只要找个好的工作就行了,但是他的思想意识如何?我们说现在社会年轻的这一代有创造性、有科技,有好的一面,但是浮躁得很。常常年纪长一点的人都会说,现在的社会怎么这样,年轻人不太关心个人的修养。所以说咱们的道德水准是不够的,但我们怎么把这个现象扭转呢,这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风气要改变,所以才说“社会心态”。我觉得领导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主张我们要把阳明心学发展起来,使大家都能理解它的实质是什么,明白我们人应该注意的是什么。

  看看我们的心理学,最初我们是从实验开始,讲究科学性。最近这几年,心理学走向应用,在社会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在教育中,我们现在强调的是讲个性,我们讲人的学习智力方面讲得多,而人格培养方面是考虑不够的,现在也注意到这方面了。注意的是什么?我们很强调兴趣,就是说一个人有兴趣就能够学得好,就可以不怕困难,但是忘了一个更重要的,就是一个人的道德水准。现在我们说道德底线很重要,就是说,你的科技很好,智力发展很好,也对工作很有兴趣,但是你不是一个人,你是一个社会人,你生活在社会集体里。整个国家的水准不是看谁有多大成绩,而是看整个国家的道德水准,现在我们的道德底线好像有点不知道是什么,而这个怎么来解决?所以我说,贵州省能看到这一点,提倡我们学儒学、学孔子。

  我小时候念过私塾,我记得几句话,印象很深,我要学习的孔子的东西怎么引导我自己呢?我就记得三句话:“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这是引导我要对人有诚信,我要认真学习,但这还是走小变化,而没想到挖掘自己内心的东西。而王阳明说,人本身应该考虑到自己的良知,说这是天生的,你不用学习,就是小孩也能够分清好坏。我们从小就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什么叫人皆有之?就是不用教他都会,能分辨好坏,能知道羞耻,能知道该做什么好事,这是基本的,而我们没有把它发扬光大。

  我觉得阳明心学,实际就是考虑到人都有良知,我们应该把它发挥起来,这是人道德最基本的标准,就是本体,原生就有,好人、坏人不是开头就是好人、坏人,而在于后天的培养。如果不考虑这个,可能染上一些恶习等等,就不对了。人天生本体就有,但不光是本体,而实际从认识论上可以“致良知”,王阳明先生把它发展起来了,认识了,也联系起来了,就成为了一个学说,说人就应该知善知恶,懂得什么是好坏。但你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如果能够为善而否定恶,这是意志,就是要行动,他之后讲到“知、行在合一”,看到这我有了启发,原来就没注意这一条。我们现在要教育年轻一代,实际就应该要发挥每个人的良知,从小就应该让他知行合一。你懂得什么是好坏,就可以行动了。如果是这样,我们这个社会不就好了吗?怎么还会你争我夺,让外国人说中国就出骗子,觉得咱们作假、蒙骗都特擅长呢?

  心理学培养一个人的个性,使每个人都健康发展,那么学习阳明心学,把它发扬光大,每个人都发挥良知,社会自然就和谐了。所以,我参加这个会真是学习不少,我受到了教育,也受到了启发。

  这个会,提醒大家应该更好地去学习。这个会把全国有关的很多学者都请来了,这个事自然就会传到全国各地,全国各地如果都这样来做,那么我们的努力很快就不只是解决一两个人的道德品质,而是对使我们整个民族的道德水准提高都有意义了。那时候的国家,每个人都是很健康的、很健全的,这个社会自然就会和谐,我们的民族复兴,那也就更有希望、更快了。

  说到我个人,大家老说你怎么身体这么好?我说是,现在讲健康要身心健康,我说我是身心都健康。我身体健康,这有先天素质的影响,但是后天也很重要,因为我不光受先天素质影响,我还靠运动,我小时候的营养也足够,这点很好。我受的教育也不错,我从5岁小上学,学习一直没耽误,另外我家里有一班国学老师,国学我也学过,四书五经我也背过,只是我的兴趣不在这方面,就没有往这方面发展。更重要的是我现在的心态很好,因为我经过了几十年的批判,各方面对我进行调查,我说你调查就调查,我不反党反人民,我也希望中国更好,我只是好学习,我喜欢心理学,因为我觉得人就不同,这也是心理学挨批的一个主要原因——我们以往只说人有阶级差异,没有个别差异,而心理学说人有个别差异,都是一家的孩子,有喜欢这个的,也有喜欢那样的,有比较开朗的,有比较含蓄的,所以教育上要因材施教。而你的心态要看心,要看得长远,看到未来,对自己认识的事情要能够相信。我反正是被批得早就明白了,谁都知道我是怎么回事,我的性格也比较外向,我没有什么可藏着的,大家看到的就是我。

  我们总还是想把国家发展起来,把这门小的学科发扬光大,使心理学能够做得更好,对社会更有贡献。我觉得对于发展阳明心学,心理学一定能做很多工作,我觉得这对我们心理学也是一个很大的指引方向。心理学不止要研究人如何学习、如何成长,也应该关注人怎么样保持自己的良知,应该关注怎么样致良知,知道善恶、有一定的道德标准,这样才能使个人更好发展,使社会更加和谐。

  所以,我想我来这里是受教育来的,对我有好处,对心理学有好处。在这次以后,在这个事情上,我们心理学要有点贡献。

  谢谢大家!

  (本刊编辑根据张厚璨先生主旨发言速记材料整理)

作者:张厚璨

编辑:余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