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讲座报名
  • 最新活动
  • 电子微券
  • 精彩专题
  • 报名须知
[报名须知]

报名方式:
1.微信报名:用户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学堂”,或手动输入微信号:gyconfucianism,添加并关注“孔学堂”微信公众号,点击底部菜单“讲座报名”即可进入报名系统(适用于高校学生听课修学分及市民网络报名);
2.现场报名:市民可前往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推广部活动科进行现场报名【详细】

谢立中:阳明心学与社会研究

2017-01-06 11:17 来源:孔学堂网

  【编者按】2016年4月10日,孔学堂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研究院正式成立,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致贺词,副省长何立出席、致辞并为研究院揭牌。其间,召开了以“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问题”为题的高端理论研讨会,张厚璨等相关领域知名学者先后作了主旨发言,进一步就如何建设研究院、如何开展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问题研究、如何进行阳明学研究与贵州现实社会的切入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之后,本刊开设专栏,连续刊登学者们在会上的精彩发言。

谢立中

  专家简介:谢立中: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兼任北京大学社会理论研究中心理事长、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教育部社会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全国社会工作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兼秘书长、中国社会学会理论社会学分会副会长、北京市社会学会常务理事等职。

  首先,就今天的“阳明心学与当代社会心态研究院”揭牌仪式的表示祝贺!这是当代儒学复兴和中华民族复兴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实践。非常感谢研究院邀请我这个跟阳明心学没什么关系的人到这里来参加并见证这个实践。我接到邀请以后,很快就决定来参加,我是带着一个朝圣的学者心态,来这里沾一点名气,补自己知识上的不足。

  我下面讲的内容,算是自己在思考阳明心学跟社会心态研究之间关系时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三句话,也是我三个问题。第一句话,阳明心学到底是一个学科还是一个学派?我自己认为,阳明心学应该是一个学派,不是一个学科。阳明心学虽然有一个“心”字,它肯定不是心理学,它比心理学的概念还大。虽然心理学的研究有助于我们去理解阳明心学的提法,比如阳明心学说的本心,我们可以用心理学去判断到底有没有本心,但是心学的内容肯定比心理学内容要广泛。阳明心学现在没有提心态学,将来即使提了阳明心学也不等于心态学,它比心态学包容的要多。我查了一下,心态学指的是对事物发展的反应和理解表现的不同状态。我们通常讲对一个事物的理解,表现的是积极心态还是消极心态,但心学的范畴比这个要广泛得多,这不简单是一个心态的问题。心学是一种哲学的流派,一种世界观,一种方法论。它的基本特点即心境。

  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们是在讨论阳明心学,是在讲阳明心学跟社会建设的关系、跟社会科学的关系,心学的概念更好,它就是一个跟今天的物理学、社会学、政治学不同的东西,它是跨越人类的东西。心学不是一个学科,也不是一个研究领域,它是一种学派,一种学术立场,一种学术倾向。

  因此,第二句话,心学可以适用于任何一个学科。今天从西方传过来的学科来讲,心学是跨学科的,它是一个学派,是一种世界观,一种方法论,可以用来指导任何一个学科的研究。心理学可以帮我们反证心学的学派,任何一个学科都可以从阳明心学汲取很多思想成本,从里面学到一些观念和方法。比如从社会学的学科来讲,社会学里,尤其是在应用学研究中流行的学术倾向或者叫做学派是实证主义。这种观点就是强调各种社会现实、社会现象就是在人心之外独立存在的东西,所以要想去理解社会现实就应该在人心之外去观察这个社会现实本身,有点类似于格物致知,你要去先格这个心外之物。这时社会的这个物质就是社会现象、家庭、社区、国家、民族、犯罪,这都是各种各样的现象,要先去格这个现象,通过对你格化的这些材料进行归纳和一番整理,就能得到关于这个现象的那些规律,就是所谓的礼。所以现在我们社会里流行的就是礼在心外,这个社会本身有自己独立于人心的礼,社会是按照那个礼来运行的,要想理解这个礼就必须先去观察它、去格它,然后才能得到这个心外之物的“礼”。这是社会学流行的研究方法。

  但是社会学里面,大概是实证主义社会学诞生后三四十年,就有了新的流派,就是我们大家现在都知道的,当然也是跟哲学有点相关,我们有韦伯的理解社会学或者叫诠释学的社会学,后来发展出来的现象学社会学,还有符号互动主义等等很多,今天还有所谓的建构主义等格式各样的流派,这都是不一样的。这些流派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强调社会现实不在人心之外,社会现实就在人心之中,家庭、民族、国家、社区、犯罪现象、文革、抗震救灾、改革开放等等,所有这些静的、动的现象,都不在人心之外,都在人心之中,是人通过自己有意识的行动建构出来的。所以你要想理解这些现实,家庭也好、国家也好,改革开放也好,你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所有这些社会现象,还原为通过自己的行动,去建构了这些现象的人,还原为这些行动者在行动时赋予行动上的主观意义去理解人的行动,以及作为行动后果的所有现象。比如我们讲国家,国家在哪里?国家不在人心之外,在人心之中。我们所有的人都承认这个国家,我们大家心中都承认这个国家,我们热爱这个国家,我们尊重这个国家的东西,这个国家才真正的存在。反之,这个国家就名存实亡,根本不存在。所以国不在人心之外,它就在人心之中。国是如此,民族也是如此,家也是如此,社区也是如此,阶级也是如此。阶级也不是说好像只要是这一帮人他们的收入相同就是一个阶级了,也不是这样,他们必须自己意识到我们是一个阶级的,真正成为一个现实的阶级,否则就是一盘散沙。这就是社会学里面我们的一些认识,他们对社会现实有看法,他们有一套自己研究社会现实的方法,就是怎么理解的方法、诠释的方法、现象学的方法,这套方法应该是跟心学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我们觉得心学跟这个学科是可以去互相参照的,互相吸取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来互相弥补。

  在阳明心学的立场上来看,阳明心学完全可以像社会学里面那些现象学的方法一样,作为一种研究,所有的研究对象的立场,一种方法论。因此,完全有可能有一种阳明心学的学派,这从理论上讲是完全可以的。阳明心学就是儒学里面一个学派,它不是一个学问。当然,在这些人的著作里会讲心学才是学问,朱子理论不是学问,所以他们强调我是学问,那个是假学问。但在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很难断定,心学是正确的还是理学是正确的,所以我们说它是同一个学问里的不同的学派,不同的取向,各有千秋。在贵阳这边要努力去推阳明心学,那我们就建立一个阳明心学学派,用心学去研究周边各种学派,指导今天各种学科的研究,任何一个学科都可以用它来做参照。这样,就可以把中西合起来,应该有一些新的创造,能够对现在这些学科有一个新的发展。这是第二句话。

  第三句话,我们可能还应该努力在应用古今中外的学术资源来丰富和补充、发展心学理论。我注意到刚才钱教授的标题是“当代阳明心学学派”,他加了“当代”两个字,我觉得这一定有他的意思在里面。刚才我们提到心学是一种世界观、方法论,是一种学术取向,我们可以用它来研究任何一种对象。我刚才讲了用心学去研究社会现象,但其实用心学同样可以去研究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宇宙学,通通都可以,毫无疑问,心学完全可以和科学协调得非常好,没问题。

  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天讲的阳明心学,毕竟是几百年前在当时的情况下,王阳明先生以那个时代的知识为基础去思考得到的一些结论和观点。今天,时代变了,我们眼界也宽阔了,今天我们拥有古今中外各种各样的学术资源,所以我们今天如果能够参照古今中外的各种资源,一定可以对阳明心学的提法有很多的完善和补充。比如我觉得阳明心学最核心最重要的观点,就是理在心中,心即理,理不在心外。首先,我们肯定这个提法,我是可以接受的,理在心中。万物之理都在人心中,因为它其实是通过我们心的运作所获得的结果。当然,这可以有很多讨论。我们所有的认知都来自于我们心的运作,它是在我心中的,不是从外部输进来的东西,外部是看不到的,格物致知这是格不出来的,必须先心中有了这个东西才行。光指这个个人之心,可能会有困难,刚才有教授提到人心是不一样的,说古代已经是人心不灭、人心难测。我们看到不同文化、不同族群的心不一样,这个族群认为是善的,另一个族群可能认为是恶。也就是说,人心是本质,人有本心,良心在我心中,每个人只要去掉私欲,人人都有良知的话,就很难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些时代的差异、族群的差异,认识这些可能有障碍。但这是在单纯的个体的心中呢还是在哪儿?理是在心中,但社会是有个体组成的,理一定是存在于个体的心中,但它不单纯是个体心智运作的结果。所以理到底是以什么方式存在?是在心中,但是在个体心中还是有可能不在个体心中,比如有可能是有个众心或者是超越个体的道心,即超越个体之外的心,类似于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社会语言叫群体意识、群体之心?是不是要加一个东西才能更好的解释这个,可能我们要借助于古今中外的各种学术资源,来参照阳明心学已有的认知,去丰富它、补充它、推进它,这样我们就有可能坚持心学,也有可能把阳明心学推进到当代的高峰,真正形成当代的心学学派,这样阳明心学在贵州这里就能发扬光大,它的意义就美满了。

  这是我自己的几点不成熟的想法。

  (文/谢立中)

  (本刊编辑根据谢立中先生主旨发言速记材料整理)

作者:谢立中

编辑:余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