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阳明先生的知行合一思想

2020-04-10 04:07 来源:多彩贵州网

  阳明先生的知行合一思想,似乎一言以蔽之,似乎又一言难尽。五百年来,关于知行合一的研究和争论从未停止,想要理解其中内涵,岂可简单意会呢?

  理解知行合一,先要理解阳明先生这个人。有关著述很多,这里只从他的为人风格而言,如徐爱录:“先生明睿天授,然和乐坦易,不事边幅。”这是形容王阳明很睿智,但也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坦诚相见,而且还不修边幅。阳明先生一生都是如此风格,越是“处困养静”,越是练得“精一之功”,境界也不断升华。他被贬谪贵州龙场,可说是他人生最失意、最落难、最低谷的一段时间,被打、被放逐、被追杀、被遗忘……当时的贵州龙场,生存环境相当恶劣,正是在艰苦之中磨练,他悟道了。

  阳明先生写过一篇文章,说正德四年秋月三日,有一名吏目带着一子、一仆路过龙场,先是投宿在一户苗族人家,第二天想去探视询问,他们却已离开了。到了中午,却听说一个老人死在蜈蚣坡下,旁边两人哭得很伤心。”阳明先生说:“这一定是吏目死了,可悲啊!”傍晚,那人的儿子又死了。第二天,仆人也死了,“积尸三焉”,“呜呼伤哉!”真是伤心啊!他对此情此景没有坐视不管,而是念其暴骨无主,带身边两个童子拿着工具去埋葬他们。当时二童子还面有难色,他告诉他们:“嘻!吾与尔犹彼也!”意思是我们都是一样的啊!童子也被说得闵然涕下,于是一起前去埋葬了这三个人。阳明先生因此作了这篇《瘗旅文》,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搜索品读,特别是他“嗟吁涕洟而告之”的祭文,真是感同身受,文采飞扬,从中也可见当时生活之艰辛。

  从以上摘选的《传习录》、《瘗旅文》里的文字中,认识什么样的王阳明?不说他是圣贤之人,我们却能看到一个正直善良,情真意切,言行一致的长者风范。从中,能领悟“知行合一”的道理吗?我认为能略窥探一二。徐爱说:当下的学者,有的与先生仅一面之缘,从没听过先生学说,一开始就先入为主,怀着轻视、偏激的心理,还没有仔细研究就草率地妄加揣度,“传闻之说,臆断悬度”,这样怎能真正理解先生的学说呢?我亦深以为然。但我们也要明白,阳明先生的学说并不高深莫测,“知行合一”也不是晦涩难懂的理论,他的话总是深入浅出、明白易懂,道理直抵人心。那么,到底“知行合一”是什么呢?

  一个人强大了,宣扬其“知行合一”,可是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告诉其子孙:“想要好东西,就到别人那里去抢!”子孙们被从小灌输,后来也像他一样去做伤天害理之事。这是“知行合一”吗?

  一个人,领着亲人的恩情,受着他人的关爱,可却背信弃义,卖主求荣,有的一身技术却只做鸡鸣狗盗之事,有的身在高等学府却只会男盗女娼的伎俩,这是知行合一吗?

  显然,这些并非阳明先生所讲的“知行合一”。他说:“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又说一个行者,只为世间有一种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要想行得是,先要把知搞清楚。这个知首先是良知,然后才是“知识”、技能等等。我们试从以下方面理解知

  行合一:

  一、知行合一要有良知正见。坚持正确的道理,无论待人接物都没有歪心邪念,哪怕自己会受到打击报复,也要坚持进谏,这是正见的支撑。何为对?何为错?正见是有评判的,问题是它能否充盈我们自己的内心?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一个人有正气才能培养正见,“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王阳明也从心之主宰的角度,提出要养心、养气,让心体廓然大公,经常思维省察,“破心中贼”。我们时刻秉持正见,就是“存天理、去人欲”,就能弘扬正义,坚守正道,品行正直。人类文明发展,良知正见是世事万变不离其宗的正理,就像对待疫情,歪风邪气到处侵袭,有的人丑态百出,挑衅公理,恬不知耻,会得到公认吗?疫情用严酷的现实印证着是非对错,正见无时无处不在昭示天下,人心也是雪亮的,只有光明能够驱走黑暗,愚昧、傲慢、偏见甚至冥行妄作,只会自作自受。

  二、知行合一要以诚善为本。如果说知行合一蕴含着巨大的能量,通晓其中方法之人将会非常厉害,那么在此之前,必须明白王阳明思想理念体系里最核心的、最至关重要的其实是“致良知”,就是要竭尽全力去做有良知的事。这里两个关键,一是至诚,王阳明说:“惟天下之至诚,然后能立天下之大本。”失去诚意,就会自欺欺人,例如有人一边大谈救助他人,却从未兑现过一分一毫,这是知行合一吗?《大学》里说:“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可偏偏有人说一套做一套,言不由衷,其必将失信于天下。诚信、诚实、诚恳、诚挚是知行合一的方法路径,而立足于诚善,则把握了知行合一的根本。“言必行、行必果”,不少人能够做到,但“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却是真正的问题。如同王阳明看到别人暴尸荒野,悲戚怜悯,为其埋葬祭奠一样,这是小善,亦是不易做到的大善。人人皆应有诚善之心,就像如实申报个人接触疫情的实情,有人坦坦荡荡,毫不隐讳,也有人刻意隐瞒,谎报情况,这就是孔子说的:“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在王阳明看来,正是“为物欲牵蔽,不能循得良知”。致力于诚善,就是要为善去恶,知行合一行良知之道,就必然释放人生的智慧与光芒。

  三、知行合一要能活学活用。“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知行功夫,本不可离。”我们都知道王阳明先生关于知行合一的这些重要论述,字面意思都很好理解,可怎么能落到实处呢?阳明先生在良知的基础上,进而说:“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索,全不肯着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摸影响,所以必说一个行,方才知得真。”现实生活中,这种人可不少啊,画个蓝图、做个设想,说话一套一套,就是不行动。有人抱一个想法却搁置多年,一味自得其乐,却不知时过境迁,想法早已过时。陆游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把知行统一起来,切实笃行,就不可能有真知。知行合一是一个不断发展深化的过程,其实良知告诉我们要去做,阳明先生说“人须在事上磨,方能立得住”,做事是知行合一的必然之路,没有做事上的磨练,知行合一只是浅尝辄止。人不断做事打磨的过程,是对知行合一深切体会的历程,成之事愈多,知行领悟愈深。如阳明先生带兵打仗,亦非一蹴而就,不把知行合一的思想磨练到纯熟,是不可能打胜仗的。剿匪之初,王阳明也并非顺心如意,复杂艰巨的难题不会只出给前任剿匪官员,同样摆在了他的面前。可是怎么才能统好官、带好兵、调好粮、找好路、打好仗?王阳明肯定读过不少书,包括兵书,但他读不尽天下之书,其实读书再多,也不代表能做好这些事,特别是打仗,因为,“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不可不察”四字就是知,认真去察就是行,察明白了去制定切实可行的方略又是知,调动兵将贯彻又是行,这里面隐含大量知行合一的事,任何环节空不得、假不得、虚不得,正是知之真切笃实,行之明觉精察。王阳明深知纸上谈兵之害,所以他活学活用,把兵法运用得灵活自如。他做事不拘一格,从不照本宣科、墨守陈规,而是循知行合一之道,因地制宜、因人施策,让知与行高度统一又相辅相成,把事功做到最大化。后来他打的仗基本都打赢了,既不是偶然的,因为运气好;也不是他诡诈,因为深谙兵法,而是他得心应手运用了知行合一,把《孙子兵法》驾驭娴熟,在实践中打磨到了极致。《明史》评:“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但是无论打多少仗,我们要明白,知行合一不会出离良知,做事的方法有不同,良知永远都是立足点。

  四、知行合一要勤于省察慎独。“省察是有事时存养,存养是无事时省察。”有事无事都要秉持良知反躬自省,正因为我们容易为物欲牵蔽,遮住良知,就更要谨慎小心地为人处事。知行合一的能力越强,省察越要紧。王阳明提醒我们:“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心中的贼如贪念、嫉恨、自私、虚荣等等,常常袭扰我们内心,甚至蒙蔽良知。王阳明说:“心一也,未杂于人谓之道心,杂以人伪谓之人心。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道心之失其正者即人心,初非有二心也。”程颐说:“人心即人欲,道心即天理。”我们去人欲存天理,就要在做事中不断省察、克己、慎独。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中庸》更强调:“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有没有人在身边,都要谨慎戒惧,严格要求自己,防微杜渐,克制细微隐藏的私欲。这其实也是知行合一的过程,是省察与存养的统一。特别是当我们做事效率越来越高,成就业绩越来越大时,越要深刻反省自己,有没有“失其正”?有没有偏离良知?

  五、知行合一当守此心光明。人的一生何其漫长,却又何其短暂?就像知行合一既浅又深的道理一样。阳明先生边做事、边讲学,很快就过完他短暂的一生,1529年1月9日,他走到了人生的终点,疾病困扰了他多年,得失沉浮转眼成空,生命再也无法意气风发,一生学识诉之不尽,只能留待学生和后人探查。“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这八个字道出了人生的要义。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匆匆的过着自己的人生,能说内心光明者,百年之后亦有何憾?知行合一,不是晦暗的传承,它是光明的坚守;良知不泯灭,光明就会照亮世界。不要害怕诋毁、谩骂、污蔑、歧视……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相信良知是无往不胜的法宝。“爱人者人恒爱之”,坚持真理的知行合一必然闪耀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芒!

  贵阳是阳明先生的悟道所在地,知行合一思想已成为贵州省的“人文精神”、贵阳市的“城市精神”,并已经融入了黔中儿女的精神世界,在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正确认识知行合一思想,我们定能践行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系中共贵阳市云岩区委常委、区委宣传部部长杜凌云)

作者:

编辑:肖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