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山之友|邓永忠:浸润儒家文化的日子最充实

2020-07-24 04:37 来源:孔学堂网

  “溪山学友”以学会友

  贵阳孔学堂,背倚大成山,俯临花溪河,恰处溪山之间。

  以文会友,道不远人,学堂上下,弦歌不辍。

  自成立以来,孔学堂定期举办传统文化公益讲座和各种礼仪、节日活动,举办琴、棋、书、画、诗、礼等“新六艺”的研习。

  此外,还推出“溪山踏歌行”系列文艺演出、“溪山翰迹”展览等,并集聚海内外一流学者开展课题研究、学术交流。

  美教化,可移风俗。

  这些活动,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为知识界所广泛认可,对铸就文质彬彬的礼乐中国奉献力量。

  孔学堂从一开始就清楚地认识到,这里不是庙堂,而是学堂。

  《礼记·学记》曰:“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说文》曰:“同志为友。”

  孔学堂素以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宗旨,其发展和开拓,皆离不开志同道合的各界参与者。

  我们开设这个小小的栏目,取名“溪山学友”,旨在分享那些长期以来关注孔学堂同道友好的故事。

  “从来只为溪山好,友于学问相激昂”,希望更多的“溪山学友”与我们并肩共行。

周之江

庚子闰四月

  邓永忠在孔学堂孔子像前

  谈及自己与孔学堂的关系,忠实听众邓永忠随口说起了西汉大文学家刘向的《说苑》里的句子:“幼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在她看来,自己学习上虽然错过了“日出之阳”和“日中之光”,却有幸获得“炳烛之明”,并由此从幽暗昏惑之路迈上了艳阳高照的金光大道。

  邓永忠告诉记者,自己本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磨工,从技校毕业就一直站机床,一站就是30年。期间,曾享受过工厂丰厚的福利,小日子蒸蒸日上;也经历过工厂效益差的折磨,因几毛钱和小商贩讨价还价而遭受白眼;还遭遇过工厂破产的痛苦,几经周折,厂名换了,自己还是干老本行——站机床。这既与书本无缘,和儒家文化更是扯不上什么关系。

  “在我的印象中,儒家代表孔夫子住在遥远的山东,与贵州相隔十万八千里。儒家文化就是一些社会精英和自命不凡的知识分子,在那里著书立传,忧国忧民。我只是整天埋头干活,累了回到家,或邀约三五好友唱歌、打麻将、逛商店,或跟团旅游,把小河的歌厅和国内的旅游景点几乎都逛了个遍。三十多年来,除了偶尔看看《贵阳晚报》和《贵州都市报》外,再没有看过其它书籍。”谈及自己曾经荒芜的精神生活,邓永忠颇有感触。

  认真学习的邓永忠

  在那样的状态下,她有时为生活感到高兴和满足,认为不管社会如何变化,自己都有饭吃,有衣穿,不至于在社会上奔波,饥肠辘辘;但有时又感到痛苦、迷茫和无助,找不到前进的方向。而每当想起一辈子的光阴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时,又心有不甘,不时问自己:人这一生到底该怎样度过?那些日子,她深感“昏昏沉沉,如一只没有航向的小船,在茫茫生活的大海上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荡。但这一切的迷茫,都因一个偶然的机缘改变了”。

  “记得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清晨我和朋友到十里河滩漫步,经过孔学堂门口时,突然一阵悠扬的琴声飘入耳际,这声音立即把我震住了,好似三伏天饥渴难耐时,喝下了一杯沁人心脾的冷饮。”邓永忠回忆说,当时自己和朋友便拾级而上,并走到古朴典雅的明伦堂,里面黑压压地坐了一屋子人,大家神态自若地等待着开讲,期待的眼神就像穆斯林到麦加朝圣一样。

  邓永忠获孔学堂国学公益讲座网络有奖征文一等奖。

  当时,她对那样的气氛很不适应,想走又不好意思,只得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心想再怎么难受也要坚持听完。出乎意料的是,老师妙趣横生的语言和儒雅的风度立即吸引住了她,充满哲理的思想如涓涓细流把荒漠般的心滋润了,仿佛有一粒小小的种子渐渐地在内心发了芽,生了根。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就完了,个人也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充实,浑身充满了喜悦和力量。“我站在孔夫子塑像前放眼望去,董家堰初生的荷叶在艳阳里轻轻地招摇,山在笑,水在笑,看到一切都让人赏心悦目。”

  从那时起,邓永忠的生活里就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去孔学堂听讲座。只要不加班,能推的事情她都推掉,就为了能够早早地去孔学堂听讲座,哪怕狂风暴雨也阻挡不了她的热情。如果哪一次没有报上名,都要懊恼好久。就这样,她爱上了孔学堂,也爱上了儒家文化,随着听讲座次数的增多,文化知识增长了,视野也开阔了,思想认识提高了不少,曾经的唱歌、打麻将、逛商店、跟团旅游等,也离得越来越远了。

  “一场场讲座听下来,大师们的人文素养的感染,人格魅力的熏陶,不断地充实着我的精神生活,完善着自己的人生境界。”邓永忠说,儒家思想是培养君子,创建和谐社会必须的思想指南,它教导人们要遵循自然规律,与自然和谐相处,与人为善,要多多反省自身,提高自身修养,才能够在这个日益发达而又复杂的文明社会游刃有余,成为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拥有者,做一个真正的文明人。我少年学习后进,中年浑浑噩噩,老年才秉烛学习,感慨颇多,收获颇多,是儒家文化改变了我的一生。”邓永忠说。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赵毫

  编辑邬建玲陆维刚

  编审李屹

作者:

编辑:肖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