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家赵堂伟:最精华的120幅日本浮世绘 我都带到贵阳孔学堂来了

2020-09-09 09:31 来源:动静新闻

  近日,由孔学堂艺文馆与北京春秋版画博物馆合作,共同推出了“浮华尘世”日本浮世绘经典作品展。据了解,此次展览的120余幅作品均系北京春秋版画博物馆馆长赵堂伟先生从珍藏的三百余件精品中精心挑选之作。

  在展馆现场,市民朋友们可以观赏到浮世绘大家的精品之作:大名鼎鼎的葛饰北斋所创作的《神奈川冲浪里》、高桥松亭意境十足的《富士山》和《乡间冬景》、歌川丰广通过服饰、细微的表情来表现不同的人物形态的《吴服店》、歌川广重带有诗之魅力的《中秋明月玉川河》纤细修长,喜多川歌麿给人以端庄高贵感觉的美人画等等。

  从左到右: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周之江、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版画学会会长曹琼德、北京春秋版画博物馆馆长赵堂伟。

  动静专访了此次浮世绘展品的收藏者赵堂伟先生,他讲述了自己与浮世绘之间的故事。

  动静记者:这次您带来了多少件收藏品展出?是怎么进行选择的?有些什么亮点?

  北京春秋版画博物馆馆长赵堂伟:我收藏的浮世绘作品可能有三百七十、三百八十幅左右,这次带来的都是最精华的120幅。这里面包括了日本浮世绘江户时代最著名的三个大师,一个是葛饰北斋,一个是歌川广重,一个是喜多川歌麿。比如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描绘那个时期包括风景、人物表现在内的,东京都的36个人文景象,在世界上非常著名,我们这次展出了10张左右。还展出了十几张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表现现在的东京到京都所经过的53个景色。这批作品最晚的有90年历史,最早的有200多年历史。

  也就是说这次展览从浮世绘早期到没落的整个200多年历史过程中的链条基本上都有了,还有20个左右的各个时期大师的作品也基本上覆盖了。

  动静记者:你和浮世绘是怎么结缘的?这些浮世绘藏品您是通过什么方式收集到的呢?

  赵堂伟:我对版画的个人喜好已经将近30年了,浮世绘是水印版画的一种,它在世界上非常的著名,尤其是国外。实际上水印木刻是中国的传统,随后影响到日本,日本又再加工提升,用他们的工匠精神把这个艺术提高了。

  这些藏品不是仅仅一次就能收集到的,我们通过了各个方面、各个渠道。最早的第一批浮世绘是90年代末,我在大连和一个一生酷爱浮世绘的日本老先生见面。当时他已经80岁左右了,他说收藏浮世绘收了一辈子,但是他的后人、家族都不是太感兴趣。虽然有意向转让,但是他非常挑剔,既不单出手,也希望把这一批东西给到真正喜欢和懂一些的藏家。这是因为收藏有一个最大的忌讳,就是只收一张或者两三张,这样它就不全,整个链条也就不完整。我待了十几天,每天反复地磨,所以收这批东西是很不容易的。

  其他的比如我们出国旅游、出差办事就去逛逛有收藏经历的小画廊,还有一个渠道就是通过拍卖会。因为浮世绘量很大,这几百年来复印、复刻了不少,所以要找到真正经典的东西需要多次发掘,还有具备一定的眼力和文化素养,才能找到老的东西。有的时候发现一两张心里就非常愉悦、非常高兴。

  动静记者:作为收藏家,你怎样看待浮世绘作品?

  赵堂伟:浮世绘作品主要由三方面共同完成,一是画工,基本作品上标明的都是画工;第二个由刻工刻这些人物风景;最后一个是印制技术,这三大方面缺一不可。手艺是很大的一个支撑点,他们对民间的手艺这一块特别重视,日本用一种工匠精神在几百年前将这个艺术达到这个高度是很不容易的。

  动静记者:您刚刚提到,浮世绘受到中国传统木版画的影响,那它们之间一些什么相同与不同点?

  赵堂伟:北京中国美术馆有一个专门的馆藏展,是日本浮世绘和中国木板年画对比展览。明代是中国木板年画最厉害、最昌盛的时期,江户时代那个时期不太远。你可以看到,浮世绘和中国的天津杨柳青木板年画、桃花坞木版年画的面貌结构、透视法都非常相近。此外还有很多浮世绘还运用到了“拱花”技艺,这个是咱们明代时候就发明的,很多作品都有展现。

  动静记者:这是浮世绘作品第一次来到贵州进行展览,像这么大规模、高规格的浮世绘展览常见吗?

  赵堂伟:对我们私人的这个春秋博物馆来说是第一次。很多其他展览就是有一个大展览,浮世绘作为其中的一部分对照的展览。我不敢说是全国,起码西南地区还没有这样大规模、面貌这么全的展览。

  动静记者:您为什么会选择在贵州举办浮世绘展览?

  赵堂伟:一是孔学堂这个地方适合办这个展览,这边环境比较静,静下来、人少才能一点一点地看它的内容技法。另外就是在国内现在年轻一代里,贵州做版画的人群、年轻的版画家还是比较集中、比较用功、比较上进的,在全国的版展、美展里参加的人数和作品的高度也比较突出的。但是整个西南地区离北京上海等发达的沿海城市比较远,所以这些东西基本上很少见。

  我们想把浮世绘的面貌,包括一些其他的展览让更多的人看到,也希望在这些地区让大家面对面、零距离见到真正的一些原作。

  专访孔学堂此次浮世绘展的策展人——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版画学会会长曹琼德以及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周之江,跟随他们走进浮世绘的世界。

  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版画学会会长曹琼德

  动静记者:这次展出的浮世绘是什么规格的作品?

  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版画学会会长曹琼德:大家可能在日本的博物馆、画廊都难得看到这么齐全的浮世绘作品展览。这批作品不仅收藏作品题材广泛、风格多样,还包括多位名家的代表作。开展当天来了很多专家、学生,甚至还有外地的朋友从深圳飞过来看展。

  动静记者:是什么契机促成了这场展览?

  曹琼德:我们举办这次展览其实有一点偶然性。两年前春秋版画博物馆馆长赵堂伟先生来看贵州版画,聊到他收藏了很多中国现当代的版画、传统民间木板年画,还有日本的浮世绘。我一下子冒出个念头,这么好的东西应该找一个地方做展览。我们来到孔学堂后觉得各方面条件、环境不错,又去北京看了作品后就立刻拍板,开始商量办展的细节了。

  动静记者:浮世绘是一种什么样的艺术形式?

  曹琼德:我觉得日本的艺术有两支线索,一支是民间的线索,另一支受中国传统文人画影响的文人艺术。日本浮世绘就是一种很民间的艺术,最初创作浮世绘的艺术家仅仅是为了满足便捷的反映民间生活、观赏等情趣的需求所创作的。但越是这种民间的、草根的、特别有活力的东西最后形成了强烈的日本特征。浮世绘开始受到一些中国文化的影响,但最终在发展过程中成就了自己的独特的民族性和艺术样式。精湛的手艺加上欢快的情绪、民间生活内容做支撑,积淀下来后就成了很高端的艺术品。

  蒲国昌先生看了作品后激动地说:“这些作品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和气氛,有了它艺术作品才真正地成立。”所以说,浮世绘是雅俗共赏的。艺术家看可能会从中体会到艺术表现形式、技法以及生活的情趣等等,但普通人也能够观赏到那种美与优雅,这就是非常棒的艺术。

富士山

关白像

  动静记者:浮世绘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据什么地位?有什么影响?

  曹琼德:一八七五年的时候,欧洲印象派开始兴起,这批画家在开始追求艺术理想和风格时都受到了浮世绘的巨大影响。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梵高,他有好几件作品直接临摹了浮世绘,后来也成为梵高个人创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动静记者:作为办展人,您举办此次展览的初衷是什么?

  曹琼德:这个展览虽然不是从日本直接引进来的,但我认为这仍然是一种文化的交流。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贵州大家没有机会观看这样完整丰富的浮世绘展。浮世绘我们可能早就听过太多,但你从印刷品上很难感觉到它好在哪,文化的交流一定要看到原作才算真正的文化交流。这次展览对于我们贵州人更加了解日本的艺术,也对中日民间文化的交流具有很大的意义。

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周之江

  动静记者:浮世绘属于版画的一种,也从各方面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能否举一个例子谈谈两者之间的联系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周之江:浮世绘早年间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江户之前作品中的服饰可以看到很多画风还残留着中国传统的元素,勾画、线条也都受到了中国画技法的影响。比如歌川丰广的《吴服店》这幅作品对衣物的处理,如果把脸和其他地方盖住说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觉得不会有任何违和之处。

  动静记者:您对于浮世绘是怎么理解的?

  周之江:浮世绘就是描绘世间百态的艺术作品,用三个词句来介绍浮世绘的话就是“浮生如梦、世间万象、绘诸纸帛”。此次展览的这批作品内容完整丰富,从风景、美人、舞者、战争,几乎每一个门类都有,整个质量非常高。这次展期总共是两周左右,希望大家一定要找时间来看一下,这是一场不容错过的文化盛宴。

  来源:动静新闻记者:黄悦邵小芮余苏阳

作者: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