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学堂传统文化公益讲座 | 吴重庆教授谈“乡土中国”:在乡土中理解中国之二

2020-09-21 03:08 来源:孔学堂网

  9月20日上午,孔学堂传统公益讲座总场次第788场在明伦堂如期举行,本场讲座是“乡土中国”系列讲座第2场。中山大学哲学系吴重庆教授以“理解乡土中国”为主题,给前来现场聆听的80多人带来了深入浅出的听觉盛宴。

“乡土中国”系列讲座第二场

  就传统中国而言,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熟人社会”是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在1989年拍摄的政论片《河殇》中,将中国的文明定性为“黄色文明”,即相对封闭的农耕文明,把它与西方开放的、具有活力的“蓝色”文明区别开来。事实上,这种简单粗暴的文化定性是有失公允的,中国传统文化从来都是开放与包容并存,中国的传统社会也是非常市场化的,著名学者施坚雅就曾以成都平原为例,研究了中国的市场,他认为中国可以划分为几个较大的“市场”体系,如长江上游市场、岭南市场、华北市场等,在这些市场中,产生了各类人与物的交汇,对经济、文化等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国之所以没有发展成为一个统一的市场,乃是受到地形等限制而导致,但即便如此,在传统社会中,全世界很难找到如中国这般统一而巨大的市场体系。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交通运输的发达以及地区的不平衡发展,人口涌向城市,使得中国乡土社会呈现出了“空心化”的状态,即进入了无主体熟人社会。城市成为社会发展的中心地带,乡村乃是为城市发展的辐射,为城市发展提供廉价劳动力、基本生活资源、生产资料等,但在中国的沿海出现了两种相反的情况,即“专业镇”与“同乡同业”。“专业镇”是指在家乡兴起某一行业,将这一行业的产品发展到全国各地。而“同乡同业”则是离开家乡走向全国进行着同一个行业的经营,如复印店老板大多来自湖南新化、高速公路护栏工程源自江西人等,这种情况在福建莆田表现得尤为明显。

吴重庆教授

  这种同乡同业模式,源自同一地区乡民之间的通力合作与帮助、资源共享、经济互惠等。在这一模式中,人们的地位是均等的,老板与学徒之间通过相互帮助能够实现共同创业,它超越了传统的简单雇佣关系,这给产业的做大做强提供了强大的动力,最终形成了以乡村为中心,城市为辐射的“边缘的中心性”的状态。因此,“同乡同业”的发展造就了“两个乡土”,即地里意义上的乡土与文化意义上的乡土。在地理意义上,乡民们在他乡创业,他们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乡建造房屋,实现落叶归根。在文化意义上,每逢家乡的年节、重大仪式、祭神娱神等活动,人们都会不辞辛劳奔赴家乡共同联欢。从而使他们形成了共同的文化信仰,有着相同的身份认同,形成了经济与社会的相互“嵌入”形态。

  因此,在国家倡导“乡村振兴”的时代大背景下,“公共空间”的造就是激活乡村传统价值的重要内容之一,通过实现乡土社会网络,创造出有别于市场经济的经济形态,社会网络与经济网络相互嵌入,相互激活,将传统、乡土、家族等被人们认为是过去式的遗存,呈现出鲜活的形态,渗透于人伦日用,贯彻于经济民生。人们既能获得经济上的自由,同时能在精神生活、文化信仰等方面获得认同,实现乡土社会资源的全面激活,在文化上、经济上、生态上等实现全方位的乡村振兴。

  最后,台下听众进行了提问,针对“同乡同业”模式的可复制性,对贵州发展的借鉴意义、现代价值等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讨论。

  主讲人简介吴重庆,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山大学“百人计划”引进人才。曾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哲学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开放时代》主编,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2002—2003)、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中心访问学者(2004)、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学者(2006)、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访问学者(2010)、台湾成功大学台湾文学系访问学者(2013)。学术兼职:民政部全国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专家委员会委员(2020)、中国宗教学会乡村宗教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2019)、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山东大学新农村研究中心特聘专家、广东乡村振兴咨询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民政厅智库首届专家、广东省农村经济学会副会长、《华人应用人类学》编辑委员。研究方向:民间信仰、中国革命、乡村发展。承担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课题:“珠江三角洲民间宗教地理空间分布研究”;国家社科基金专项课题:“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研究——从农民合作入手构建以乡村为主体的新型发展模式”。个人著作:《儒道互补》《穿越斑马线》《本土情怀》《华南古村落》《孙村的路:后革命时代的人鬼神》《无主体熟人社会及社会重建》《白昼之子:六十年代学人自白》等。

  文:曾顺

  岗图:邹恒

  审核:王庆玲

作者:

编辑:张驰翔